新華網 正文
應屆博士年薪80萬元 AI行業工作真這麼好找嗎?
2018-11-29 08:54:16 來源: 錢江晚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人工智能發展火爆引發連鎖反應:學校開專業,企業搶人,外行也投身其中

  AI這麼熱,那麼工作好找嗎

  錢報記者調查發現,缺的是掌握核心技術的高端人才,半路出家的找工作也頭疼

  本報記者 俞任飛

  最近,有消息稱,人工智能(AI)行業發展火爆,導致這個領域的畢業生就業前景看好。企業紛紛搶人,甚至沒出校門就已經被“預定”了。

  同時,AI應屆博士年薪已經漲至80萬元。

  近日,在深圳舉辦的第二十屆中國國際高新技術成果交易會人才與智力交流會上,更有企業開出高薪,打響了一場沒有硝煙的人才爭奪戰。

  在不少人看來,學習人工智能,似乎就等于捧上了“金飯碗”。

  但是,這個金飯碗真的這麼好捧嗎,錢江晚報記者進行了調查。

  從電梯工程師投身人工智能

  9月中旬,羅文國(化名)在英國完成了人工智能學習。回國後的2個多月裏,找工作成了他生活的主旋律。

  “外面説月薪80萬,我看高的80萬還差不多,很多都是噱頭。”外界對于人工智能的看法,他並不同意。

  這不是羅文國第一次找工作。

  2014年,從國內知名工科院校機械自動化專業畢業後,羅文國很快在蘇州某電梯企業謀得一份工程師的工作。“起薪七八千元,主要是根據項目進行各類扶梯的設計。”這份還算穩定的工作,他並不太滿意。

  工作3年後,羅文國選擇了離職。這不是一次草率的選擇。“工作以後,我就一直在考慮,”轉行對他而言,是可以理解的抉擇,“所有人都知道,互聯網是最賺錢的行業。”

  來自浙北鄉村的他,薪酬是他在大城市立足不得不考慮的問題。另一方面,電梯行業的成熟度,也讓他少有發揮的空間。“就連我們老板,也收購了一家機器人公司。”“智能制造”的轉型大潮下,羅文國不甘落後。

  去年7月,羅文國申請到了全英前十的院校,攻讀機器人專業。但當時,他還沒有決定自己最終的方向。

  契機源自開學前的一次對話。“去師兄的實驗室聊聊他的學習情況,他就説起自己在做人工智能。”這激起了羅文國的興趣,進一步了解後,他決定投身人工智能。

  羅文國的同學裏,有一半來自中國,他們中近10人,同樣選擇了人工智能的相關課程。

  “小到現在抖音上的尬舞機,大到安防上的人臉識別,都在我研究范疇內。”羅文國解釋道,一年時間裏,他的研究主要是當下流行的姿態識別等領域。

  在世界范圍內,人工智能都是一門全新的學科。從教材到老師,都需要時間來適應,“導師教我們的很少,課本也幾乎沒有。”羅文國説,他的知識來源除了國外一些大牛的視頻網課,主要是論文。

  任務很重,學習時間卻很少。除了前期學習,羅文國認為自己真正深入AI,不過只有畢業設計時的三四個月。 一年的時間,對他轉型人工智能,顯然還不太夠。實際上,直到回國後,羅文國的畢業設計都沒來得及修改發表。

  但是時代在推著你往前走,他説。

  不止是在英國,AI熱潮,正在影響越來越多的中國學生。今年,美國卡內基梅隆大學深度學習部門錄取了8名博士,其中有6名為華裔。

  想找份好工作,其實不容易

  此前有報道稱,企業並不直接去招聘會現場招募AI人才,因為太搶手了,這些人基本都不用去招聘會。

  即使是AI專業的應屆生,也完全不需要大費周章來現場找工作,企業會早早通過導師或實驗室找到他們;而對那些有經驗的研發人才,獵頭會主動上門聯係。

  在經驗豐富的人才稀缺的背景下,應屆博士生相對于碩士生而言,更是“香餑餑”。他們大多已經跟隨導師做過相關的項目,並因此積累了一定的AI技術和經驗,因而很受企業的歡迎。有公司的人力資源負責人表示,他還不清楚如果招AI人才,具體要開多少價位。但他確定的是,這些人才看重的不僅僅是薪酬,還看重平臺和穩定的前景等。他們要搶人的話,只能開價更高。

  但現實卻給羅文國潑了冷水,找工作似乎並不容易。

  “如果能再發一篇文章,找工作可能會順利些。”回國後,身處熱門行業的羅文國的工作,卻找得不算順利。

  “剛回國的時候,阿裏巴巴也來咨詢過我的意向,我覺得職位和我的研究領域有些出入,就拒絕了。”羅文國沒想到,由于錯過了當時的招聘季,此後的機會越來越少。

  他有些後悔,自己當初的“偏執”。

  簡歷投出去不少,但大多沒有下文。一次在滴滴應聘時,他問面試官,對于AI應屆畢業生,有什麼樣的要求或看法。對方回應説很歡迎,也希望培養一些有潛力的應屆生。但最終,這場羅文國認為“挺融洽的”面試無疾而終,“可能他們覺得我沒潛力吧。”他苦笑。

  盡管之前有心理準備,但找工作的難度,遠超他的預期。在他的朋友圈裏,類似情況也不少見。“在英國的同學,好像都放棄掙扎了。”羅文國説,大部分同學都轉投機器人等更加實用也更容易上手的行業,只有他因為愛好還在堅持觀望。

  他把不受歡迎的原因,部分歸結于“半路出家”。“我有個博士師兄,從材料轉學人工智能,也是一年後才找到工作,”羅文國也了解過,“像我們從機械轉的,企業嫌我們沒有計算機底子,不夠科班。”但伴隨人工智能的火爆,非科班出身的轉投者正越來越多。

  在羅文國的母校,去年他這專業的招生數量不過60人,而今年據他了解,已經上漲至100人。在國內,截至今年3月,包括北京大學、復旦大學、南開大學等32所高等院校,已開設人工智能相關專業。“大家都想佔坑,以後的要求只會越來越高。”

  他思量著降低標準,一些大公司的實習職位,也進入了羅文國的考察范圍。“實在不行,就幹回我的老本行。”他表示,已經有一家電梯企業聯係過他,開出的薪資比過去高出一半。

  羅文國依然保持著每天學習的節奏,他給自己設立的底限在明年春天。在此之前,他想再拼一把。

  AI博士生平均薪酬在40萬元左右

  “人工智能領域,目前最欠缺的是高水平和交叉型人才。”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目前企業高薪爭取的,主要還是高層次的AI人才。

  據他介紹,類似浙江大學的人工智能相關專業博士生,平均薪酬在40萬元左右,“大部分就職于國內外一些知名IT企業”。

  在人工智能企業較為密集的杭州,創始人們同樣為“招人”而頭疼。據新華社此前報道,“人工智能行業發展迅猛,市場需求足夠大,但真正的人才稀缺。優秀的工程師,市面上很難招到。”杭州大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創始人陳明權説,目前該公司員工約40人,校園招聘和獵頭招聘各佔一半,2018年希望再招50到100人,不過在985、211或者行業內名校都“招不滿”。他説,“一些好的大學裏會有類似計算視覺方向的實驗室,但離直接工作要求的能力還有一定距離。”

  人工智能的飛速發展,凸顯了領域內存量企業和教學資源的缺乏。在此前的採訪中,上海交通大學科學史與科學文化研究院特約研究員陳自富也談到,“人才荒”在新興産業屬于正常現象,但背後反映的是中國高新技術人才培養機制的深層次問題。

  此前,美國卡耐基梅隆大學宣布,于今年9月,正式招收全美首批人工智能專業本科新生。

  近年來,國內高校持續探索人工智能領域的人才培養,但主要集中于計算機、自動化等數個學科。“但在實際教學中,真正涉及人工智能的課程,可能只有區區幾門。” 一位高校AI教研人員表示,在培養人工智能人才時,不能只通過現有專業知識體係,更應當圍繞人工智能內涵本質,進行知識體係建設。

  完善人工智能知識與教育體係的目的,不在于培養一般的應用人才,而是真正培養出掌握核心技術的高端人才,從根本上破解人工智能“人才荒”的現象。

+1
【糾錯】 責任編輯: 遊蘇杭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挑戰玉米秸稈迷宮
浙江千島湖:巨網捕魚
烏鎮40年:根裏的靜與脈中的動
“芳香經濟”走出致富路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9171210004854
申博开户怎么样登入 菲律宾申博代理登入 太阳城超高返水 申博官网娱乐开户登入 申博138站登入
澳门金沙在线官网 纽约国际返点比例 盛大vip注册 亿豪娱乐游戏路线检测 久赢国际游戏
钱柜娱乐集团 凯发注册网站 申慱怎么下载 旧版威尼斯人开户 京城游戏总公司
申博账号登入 51vns.com 申博官网开户登入 荣一娱乐vip注册 全新升级版七彩娱乐城